首页 >
知识百科 >
金融 >
金融家 >
爱德华兰伯特

爱德华兰伯特

导读:

一直以来,就有许多评论家批评爱德华?兰伯特(Edward Lampert),并不是因为他的个人财富曾经过山车般地缩水,而是因为他接手了零售业巨头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Sears)。

一直以来,就有许多评论家批评爱德华?兰伯特(Edward Lampert),并不是因为他的个人财富曾经过山车般地缩水,而是因为他接手了零售业巨头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Sears)。

即使因为《疯狂金钱》(Mad Money)主持人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的大力宣传,西尔斯公司的股价最初从2004年的30美元上涨至2007年的190美元,却也没有迎来太多人的好感——随后该公司营收和同店销售不断下降,从2011年的每股90美元左右到2012年的29美元,而到了2013年,已经有多项数据显示,曾经让西尔斯公司引以为豪的家电零售霸主地位早已岌岌可危。如此大起大落,不得不让投资者去相信那个兰伯特实在是个疯狂的冒险家。

爱德华兰伯特和西尔斯的抉择

兰伯特和西尔斯的抉择

假设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没有陷入目前的经营困境,而是形势一片大好,那么它也面临着漫长而痛苦的转型过程。现在,西尔斯公司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负数,或许只有业务重组或者像巴菲特采取的改革方能摆脱危机。

虽然西尔斯公司近期有充足的现金维持正常运营,但生存问题仍是它目前的首要任务。批评人士认为如果兰伯特在上任伊始就能合理地配置资金,那么西尔斯公司本应成为一家实力更加强大的企业。然而,他似乎对股票回购交易更感兴趣,但这看起来好像对提升西尔斯公司股价并无实质性的帮助。与此同时,竞争对手沃尔玛公司(Wal-Mart Stores)和塔基特公司(Target Corp.)却在不断壮大自身实力。它们不仅加快了门店扩张的步伐,而且提高了库存能力,进一步蚕食着西尔斯公司的市场份额。

严峻的市场形势令兰伯特难以招架,因为他既是公司主席,又是基金经理人。此前,他已经在西尔斯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如果申请破产,那么兰伯特可能将失去西尔斯公司的控制权,同时还有近30亿美元的企业股票。这可是他近十年来苦心积攒的家底。除此之外,战略性资产置换也同样难以发挥作用,因为那将使西尔斯公司的复苏之路变得遥遥无期。那些了解内情的人士认为,兰伯特已决心要将西尔斯公司进行私有化。无论有多少困难,他都会坚定不移地继续下去。当然,兰伯特有这个能力,因为ESL投资公司拥有大量现金和债券资产。

因此,兰伯特的疯狂举动也在情理之中。目前,西尔斯公司的股票仍在公开市场进行交易。此外,兰伯特自己还有另一种秘密武器,那就是具有比私营证券公司适应能力更强的流动性货币资产。尽管西尔斯公司昔日巨大的市场价值如今萎缩至50亿美元(沃尔玛公司的市值为2057亿美元,塔基特公司的市值为353亿美元),但是其流动性现金股票资产却优于竞争对手。在此方面,兰伯特具有绝对的主导权。从短期来看,他的目标就是竭尽全力保住西尔斯公司。也许有一天,西尔斯公司将会彻底成为兰伯特的私人财产。一位了解西尔斯公司的人士说,兰伯特的风格是做多不做空,重点投资债务或股票,并且很少关注投资规模和时间跨度。他的一些事件驱动型投资交易有时甚至只有数月或几天的周期,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对多头的前景预期。

ESL的投资方法经常被用来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比较,但是又不同于后者。兰伯特在投资一只股票的最初阶段时通常没有为自己设定退出计划。因为在他看来,这毫无必要性。股票投资应具备长期的投资持有能力,而不应受机构短期流动性因素的束缚。对于兰伯特来说,他目前的首要工作就是要保住西尔斯公司,而开放的投资理念正是其投资生涯的成功要素之一。在此过程中,他很少关注那些影响投资选择的非重要因素。

兰伯特认为,西尔斯公司的自我救赎没有绝对理想的模式。但了解他的人表示,兰伯特非常欣赏自己的运作方法。那些长期跟踪研究西尔斯股票的分析师看来,该公司其实根本不存在缺乏偿付能力的问题,至少在一年内可以高枕无忧。西尔斯公司资产总值超过210亿美元,而企业负债仅为35亿美元,其适宜出售的优质资产包括巨额不动产、兰茨恩德公司(Lands’ End)的服装项目以及它所拥有的卡夫茨曼(Craftsman)、德哈(DieHard)和肯莫尔(Kenmore)等品牌资产。事实上,西尔斯公司在2012年4月同意以2.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旗下的11家门店。如此一来,它就轻而易举地将这些控股经营权置换成现金资产。

与此同时,西尔斯公司通过下放门店经营权和收取知名品牌经营费的方式进行资产重组。虽然一些人认为,从长期来看,紧缩战略将会严重削弱西尔斯公司核心业务的竞争力,但这却能有效解决它们在困境中的生存问题。不仅如此,兰伯特也非常重视高层团队的管理问题。去年,他成功将达姆布罗西欧招致麾下,并让其担任西尔斯公司首席执行官。此前,达姆布罗西欧曾在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工作了16年之久,熟悉企业传统业务向新技术平台的转型过程。也许这才是兰伯特迟迟不愿意在门店升级维护方面追加投资的原因。

总资产为80亿美元的菲尔霍姆资本管理公司是西尔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2011年,该公司经营业绩的大幅下滑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西尔斯公司收取的授权许可费用。尽管如此,菲尔霍姆资本管理公司还是坚定地支持兰伯特的股权投资计划。在他看来,西尔斯公司完全能够通过在线销售业务弥补部分经营损失。

然而,流动性问题是西尔斯公司目前最需要解决的危机。当城堡集团于2012年宣布停止向西尔斯公司的零售商们提供信贷支持时,外界非常担心流动性问题可能影响后者的假日销售业绩。虽然此事仅仅波及到西尔斯公司的一小部分业务,但是它很可能导致市场的连锁反应。果然,西尔斯公司的股票价格随后下跌6%,投资者纷纷清仓出货。他们担心,这看似微不足道的问题或许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毕竟,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西尔斯公司的业绩下滑,但是该公司旗下的小型零售商却异常焦虑,因为城堡集团可是他们重要的资金提供者。

由于西尔斯公司股票的投资成本和风险日益上升,那些来自纽约的基金组织和毫无市场经验的澳大利亚创业型基金机构纷纷进入其中,它们将大量资金投放在西尔斯公司的股票交易当中。阿尔帕说:“如果你希望赢得这场赌局,那么我建议你还是做短期投资。”2011年下半年,当西尔斯公司的股票停止下跌时,纽约多空股权投资企业费恩资本联合公司(Fine Capital Partners)投入了数百万美元收购了20万股该公司的股票。相比之下,澳大利亚邦迪中心(Bondi Junction, Australia)布隆特资本公司的做法更加大胆。在西尔斯公司的股票由每股80美元暴跌至每股30美元时,布隆特资本公司(Bronte Capital)仍然选择做空。这一价格已经是该公司的底线了,否则它将一败涂地。布隆特资本公司首席投资官约翰?汉普顿(John Hempton)说:“我们是一位幸运的掩护者。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西尔斯公司股票的借贷成本很高,而不是基于对企业的兴趣。在我们看来,西尔斯公司申请破产是迟早的事。”

而除了将要面对的经济方面的压力,在兰伯特和西尔斯面前还有政治方面的压力。西尔斯公司雇员总数超过30万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要靠工资来维持家庭和自身的开销,而这又取决于企业能否保持长期的繁荣和稳定,尤其是对于那些农村雇员,随着销售业绩不断消化,是保证所有雇员的利益,还是裁员、缩减开支依然将长时间困扰兰伯特。

如今,对于兰伯特而言,曾经的一系列动作有些过于疯狂,这似乎偏离了他一贯主张的稳健保守的经营宗旨。如果他选择继续抽取经营利润来挽救西尔斯公司,那反倒可能会加速企业的覆灭。马上就将是美国又一个感恩节了,不知道在今年的“黑色星期五”之后,兰伯特和他的西尔斯以及公司所有的雇员们是否会感到感恩节温暖的气息。

爱德华兰伯特的风险获取价值

爱德华兰伯特的风险获取价值

为什么选择西尔斯,或许兰伯特的经历可以让许多投资者慢慢了解。

和许多投资界的精英一样,兰伯特也是从高盛公司起步。兰伯特当时在高盛公司极富挑战性的风险套利部门供职。事件套利往往需要他分析一些刚刚宣布的消息,如公司收购等,并在几分钟内判断收购是否能获得成功,继而作出相应的投资决策。这段经历教会了兰伯特如何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进行分析,判断风险。

他当年的上司还清楚地记得,在1987年的夏天,兰伯特告诫公司同事股市已经被高估,因此他所在的部门把股票持仓降低了30%,避免了在后来10月股灾中的部分损失。

在高盛工作4年后,25岁的兰伯特毅然从高盛辞职。在另一位投资家林内沃特的帮助下,他获得了28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成立了ESL对冲基金,并赢得了一些实力雄厚的客户,如媒体大亨大卫?格芬(David Geffen)、戴尔电脑创始人迈克?戴尔(Michael S. Dell)等。

和巴菲特一样,兰伯特也偏爱投资那些商业模式简单易懂、价值被严重低估并在未来能产生大量现金流的企业。

青年时代的兰伯特曾花了好几年时间仔细研究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著作和投资案例。巴菲特曾在上世纪70年代投资了盖可保险公司(GEICO),兰伯特就曾找出盖可当时的年报,分析巴菲特为什么会在那时购买盖可的股份。他说:“把自己设身处地放在当时的环境中,看看我是否能理解他投资的原因,这正是我学习巴菲特的方法之一。”1989年,兰伯特还专程拜访过巴菲特,在90分钟的交谈中,他向巴菲特请教了他的投资理念。

而真正成为外界焦点的事件发生在2003年,虽然这一事件让兰伯特至今仍未摆脱危机,但是“下一个巴菲特”的称号却让他具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

2003年,卡马特这家全美第三大连锁零售公司濒临破产时,兰伯特以不到10亿美元的代价获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在随后的18个月里,他对公司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推动卡马特把旗下的68家店铺出售给家得宝(Home Depot)和西尔斯公司(Sears, Roebuck and Co),从中套现的8.45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卡马特破产时8.79亿美元的价值。

与此同时,他还积极提升卡马特的品牌价值,他向GAP公司的前任CEO请教服装销售经验,还聘请了GAP前任商务主管和设计主管,大大提升了公司的形象和盈利。在兰伯特的努力下,卡马特公司的股价在18个月内从15美元飙升到了96美元,公司市值也达到86亿美元。

到2004年,卡马特已经有了30亿美元现金和38亿美元累计退税额(accumulated tax credits)。公司董事会赋予了兰伯特用公司的现金投资其他企业的权利,这使得卡马特成为兰伯特收购企业的工具。

当时《商业周刊》指出,“如果说那个衰落的纺织企业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巴菲特的跳板,那么卡马特就是兰伯特的跳板。”

一年以后,兰伯特将卡马特和西尔斯公司合并,建立当时全美最大的连锁百货商店。截至去年底,兰伯特在西尔斯公司持有6602万股股份,占到他整个投资组合的49.93%。

一直钦佩巴菲特价值投资风格的兰伯特,或许也在像巴菲特用了二十多年时间将伯克希尔公司拖出了纺织行业的泥潭一样,从事着同样的工作。

爱德华兰伯特的疯狂赌注

爱德华兰伯特的疯狂赌注

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兰伯特会将赌注压在深陷危机泥潭的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身上。这不仅令很多行业分析师疑惑不解,同时也惹怒了投资者。尽管这样,兰伯特依然继续着。

兰伯特是否比其他人更全面真实地了解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华尔街。作为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主席、对冲基金企业ESL投资公司(总资产高达130亿美元)的创始人,兰伯特虽然饱受质疑,但他依然坚信这家零售业巨头必将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市场普遍不看好西尔斯公司的信用评级,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流动性深感忧虑。有人甚至发出了足以令人恐慌的警告,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现金流将在未来十二个月内枯竭。虽然西尔斯公司的形势异常严峻,但是兰伯特似乎却对其充满信心。然而,他的这份坚定和执着也使ESL投资公司和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东们陷入了困惑。

2005年,西尔斯公司与卡马特公司(Kmart)合并,从而组成新的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Sears Holdings Corp.),而当时兰伯特正是西尔斯公司的掌门人。如今,他也意识到了公司目前面临的诸多问题。自从担任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主席以来,困难接踵而至。如今,该公司销售额连续19个季度呈下跌趋势,金融危机的到来严重影响了普通百姓的购买能力,而他们正是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主要顾客。因此,行业分析师将该公司的股票评为垃圾股,就连一向看好西尔斯公司和兰伯特的投资者们也纷纷倒戈。

纽约特加斯证券公司(Tejas Securities in New York)总经理、分析师贾森?阿尔帕(Jason Alper)说:“如果要想以最迅速、更快捷的途径优化该行业的发展,那么唯有采取破产倒闭的方法。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需要通过增加收益和削减成本的方式来提升营业利润。”目前,全球经济陷入了持续的衰退之中。在此条件下,要想增加收益则必须努力改善西尔斯公司和卡马特公司旗下各门店的销售业绩。但是,它们并没有将资金集中于西尔斯公司的核心产品,例如家电、五金产品以及其他家用汽车服务项目等,而是沉迷于发展空间有限的服装产品。在阿尔帕看来,缩小经营范围,发挥集中化优势才是应对危机的有效方法。

尽管西尔斯公司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是兰伯特并未丧失信心,而是希望利用他的巨额投资力挽狂澜。2011年12月,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经营业绩惨不忍睹,最终不得不宣布关闭该公司与卡马特公司旗下的100到120家门店。与此同时,在线销售与实体门店的业绩均陷入困境。2012年初,兰伯特利用自己的对冲基金在公开市场上收购了总值达1.457亿美元的公司股票作为组合投资。

此外,他在2013年初又从ESL投资公司那里吸纳了573184西尔斯公司股票,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年薪。最令外界瞩目的是,兰伯特和ESL投资公司计划联合收购总值约3亿美元的门店经营管理权,主要涉及西尔斯公司旗下的部分五金店和大中城市的实体门店。以前,它们的所有权掌握在公司其他股东手里。预计,此项交易将为西尔斯公司带来5亿美元的现金收入。这样一来,兰伯特在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份就达到了2300万股,ESL投资公司大约持有3800万股。更为重要的是,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摆脱了破产的威胁。对于兰伯特而言,他在该公司的有效控股比例达到了61%。

纽约的一位组合投资经理人疑惑地说:“难道兰伯特手中还有其他的王牌吗?或者说西尔斯公司股票的庄家脑子进水了?事情如此糟糕,他还要继续加大投资。我非常担心西尔斯公司的股票投资。如果做空头,那么买单者只有兰伯特一人。如果做多头,那么千万不要选择西尔斯公司的股票,因为它是唯一的例外。”

基金经理人一直在努力研究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看看兰伯特是否真的掌握着该公司的优质资产。当然,这些优质资产很有可能使西尔斯公司转危为安。那些了解基金的人士都认为兰伯特已经黔驴技穷。熟悉内情的人员表示,西尔斯公司的困局让所有人大失所望,不仅仅是兰伯特的投资者们,还有那些市场分析人士,他们试图解开兰伯特近期疯狂举动的深层原因。一位资深人士说:“大家都想搞清楚,为什么兰伯特要收购那么多西尔斯公司的股票呢?这样做究竟有什么好处呢?也许和其他人一样,他也希望获得投资回报。可能在他眼中,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可以肯定的是,兰伯特的努力已经缓解了西尔斯公司的严峻形势。但是他对私有化的倾向性和对媒体的不信任致使外界难以了解这家企业的未来发展前景。作为西尔斯公司的内部人士,兰伯特很少谈及它的投资决策,尤其是涉及西尔斯控股有限公司的组合投资。了解内情的人士认为,现在基本可以排除破产倒闭的可能性,但同时该公司的股票也无人问津,股价上涨前景黯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位内部人士的观点。他说:“爱德华根本不可能申请破产。实事求是地讲,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买下整个公司。”

小麦财经
客服电话
400-188-2737
(专栏入驻及广告合作请联系客服!)
小麦财经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

工信部鄂ICP备170161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8502000610号 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P102697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6689-147号

©小麦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