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百科 >
史事 >
金融历史 >
327国债期货事件整理回顾

327国债期货事件整理回顾

导读:由于1995年一年一度的人大会议召开,1995年财政预算方案渐趋明朗,市场纷传贴补国债券加息的消息,逐渐明朗;另外2月23日,将公布的新券发行方案对空头也极为不利,上半年总共1千多亿的盘子的发行量,能流通的极为有限,空方想利用新券实行交割的...

由于1995年一年一度的人大会议召开,1995年财政预算方案渐趋明朗,市场纷传贴补国债券加息的消息,逐渐明朗;另外2月23日,将公布的新券发行方案对空头也极为不利,上半年总共1千多亿的盘子的发行量,能流通的极为有限,空方想利用新券实行交割的数量很少,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2月22日,期市打破沉闷的僵局,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主力品种319(F92512,1992年发行的5年期的]2月交割的期货合约)带动其他品种全面上涨,但这些并没有动摇“327”合约主力空方的信心,“327”合约价格仍在148元保持不变。

1994年2月23日,财政部对新发行1995年3年期凭证式国库券发布了第一号公告:公告称新券的年利率为14%,并实现保值贴补,新券比银行3年期存款利率高1.76个百分点。这一消息对空头造成致命的打击,1995年2月23日上午,开盘后,在以上消息刺激下,全国各交易所的国债期货全面上涨。每个品种几乎均接近涨停板,就在此时,空方在“327”合约148.50元左右的价位抛出了120万口空单,但是,如此大的空单随即被多方吃掉,“327”合约的价格直线上涨,其他有空单的人只得拼命追单平仓。下午开市后,“327”期货合约在空方的平仓盘的作用下上涨至全日最高价位151.98元。随后由于多方卖出乎仓盘的压力使得价格大幅回落。在下午16时22分13秒时,原万国证券公司在无相应保证金的情况下,抛出1056万口(每口2万元)价格为148.00元的“327”合约空单,7分钟内,将“327”合约价从151.30元硬砸到147.50元。

下午收市后不久,上海证券交易所电脑盘面上发布了一则“公告”。公告内容是:今日国债期货“327”品种在下午16:22分出现异常交易情况。经查,系某会员公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格而严重蓄意违规。根据本所交易规则及国债交易的相关规定,本所决定:

1.今日下午]6:22分13秒以后“327”品种的所有成交无效,该部分成交不纳入计人当日结算价、成交量和持仓量的范围之内;

2.今日“327”的收盘价为违规交易前的最后一笔有效成交价151.30元;

3.对违规的会员公司,本所将在进一步查清有关情况后,会同有关管理部门进行严肃处理;

4.今日国债期货交易的清算,按调整后的数据办理:

5.明日国债期货交易本所将采取相应措施。

“327”事件发生后,第二天,上海证券交易所采取了紧急措施,出台了“关于加强国债期货交易监管工作紧急通知”,通知内容如下:

1.从1995年2月24日起,对国债期货交易实行价格涨(跌)停板制度。根据目前市场情况,涨跌停板的幅度暂定为前日收盘价为基础,涨(跌)幅度不超过o.50元。上海证券交易所将视市场情况,适时调整涨(跌)停幅度。

2.严格加强最高持仓合约限额的管理工作,任何机构和个人均不得以任何借口突破上海证券交易所核定的持仓限额。对违反者除执行强制平仓外,对超仓合约处以每口5元的罚款。

3.切实建立客户持仓限额的规定。会员公司核定给机构投资者的仓位最高不得超过5万口,个人不得超过3万口,并须将核定情况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国债部门申报备案。任何机构和个人客户均不得向多个会员公司交叉申请取得仓位。

4.严格禁止会员公司之间相互借用仓位。对出借仓位者,一经发现,上海证券交易所将扣减直至取消其全部持仓限额。对现已互相借用仓位的单位,限于两周内纠正。

5.对持仓合约的使用结构实施控制,对上海证券交易所核定给会员公司的最高持仓合约,自营使用所占的部分,最高不得超过合约总数的30%;单一期货品种所占的部分,也不得超过总数的30%(包括客户所使用的部分)。现已超过上述比例的,限于3月27日前调整。

327国债期货事件原因

90年代中期,国家开放了国债期货交易试点,采用国际惯例,实行保证金制度,虽然大大的高出了1%的国际标准,但2.5%的保证金制度仍然把可交易量扩大到了40倍,有效的提高了国债期货产品的流动性。

一、上海证券交易所。

期货市场有保证金、每日结算制度用于管理风险。而上交所是一个现货交易所,没有按照期货运行规则进行设计,导致问题的出现。当时上证所不实行严格的保证金制度,万国证券在没有保证金的情况下,可以透支几十亿资金进行交易,导致悲剧的产生。

其实与此同时,“327”国债在各个期货交易所都同样进行着交易,交易量并不少于上证所,但由于期货交易所有着一套严格的风险管理制度,所以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二、投资者操控市场的行为和不理性的思维

万国证券公司作为一个机构投资者依仗自己的政府背景和雄厚的资金而不尊重市场,认为市场价格可以短期内被操控,所以才用透支的方法打压市场。

当时消费物价一直沿上升通道不断上涨,而根据物价指数计算的保值贴补率势必逐月提高。当万国证券等大户认为国债价格被高估之时,在市场上坚决做空。

问题在于万国证券明知做错了方向却不认错斩仓,反而加仓,最后孤注一掷,透支打压市场,造成了公司破产。

三. 外部条件尚不具备

1、当时国债现货市场规模偏小,实际流通量不过650亿元,容易导致市场操纵和过度投机。

2、利率体制僵化,当时尚未开始利率市场化改革。国债期货很容易演变为多空双方对赌工具,而不是源于规避利率风险的需求。

3、信息透明度不高。“327”国债期货事件中,政府对1992年3年期国债的票面利率由9.5%贴息至12.24%的消息,直到25号才公布,但22日下午就已有大量的知情者在国债期货市场操作。

目录索引

小麦财经
客服电话
400-188-2737
(专栏入驻及广告合作请联系客服!)
小麦财经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

工信部鄂ICP备170161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8502000610号 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P102697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6689-147号

©小麦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